柒个我分集剧情介绍(1-34集大结局)

2017-12-31 明星 324条 阅读708次

柒个我分集剧情介绍(1-34集大结局)

导演: 邓科

编剧: 马赛克

主演: 张一山 / 蔡文静 / 张晓谦 / 高泰宇 / 范梦 / 更多。。。

类型: 剧情

制片国家/地区: 中国大陆

语言: 汉语普通话

首播: 2017-12-13(中国大陆)

集数: 34

单集片长: 45分钟

剧情介绍:

《柒个我》由华策影视出品,邓科执导,张一山、蔡文静主演。讲述沈氏集团的继承者沈亦臻,因为某段缺失的童年记忆患上多重人格障碍,罕见的拥有七重人格,人生充满了坎坷和危险。善良的精神科女医生白欣欣阴错阳差的成为沈亦臻的秘密主治医生。沈亦臻在白欣欣的帮助下后慢慢治愈融合了多重人格。

柒个我分集剧情介绍(1-34集大结局)

沈亦臻患多重人格 白欣欣引来崔皓月

沈亦臻是沈氏集团的第三代继承人,他患有DID多重人格。因此,医生建议他在美国接受专业的长期治疗,否则很容易产生人格突变。

沈亦臻第一次发现自己患有多重人格是在高中。在一次高中的义工活动中,沈亦臻目睹了一起残酷的虐童事件,他本想阻止那个残暴的父亲,却反被暴揍一顿。这让沈亦臻回想起,他童年里遭受的父亲的暴力虐待。于是,沈亦臻脑海里激发分裂出暴力人格——崔皓月。当晚,崔皓月身穿一件鲜红色的大衣,跑到那个暴力家庭,赤手空拳地将那个残暴的父亲打成重伤后从容离开。沈亦臻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身穿红衣,睡躺在沙发上,却又诡异的想不起前一晚他到底做过什么。从那之后,沈亦臻就发现,崔皓月和他共用这具身体。

崔皓月的性格非常危险,既暴力又冷酷,只要他出现必定见血。但是沈亦臻也清楚,崔皓月只有在他极度愤怒时才出现,而且崔皓月不会伤害女人和小孩子。继暴力人格崔皓月后,沈亦臻又相继激发分裂出自由人格朱长江、忧郁人格莫晓俊、少女人格莫晓娜、神秘人格X先生、幼年人格星星。这几种人格轮流出现,沈亦臻本人却对每种人格的经历没有任何记忆和意识。

这一天,沈亦臻回到家,看到多年不见的好友伯谦,很是高兴。伯谦告诉沈亦臻,董事长也就是沈亦臻的奶奶王慧珍,希望沈亦臻尽快回国。沈亦臻因为自己的多重人格很是犹豫,担心瞒不住病情,也担心得不到奶奶和沈母的理解。所以,沈亦臻告诉伯谦,他绝对不能回国。

可是,等沈亦臻一觉醒来,发现他已经坐在了飞往上海的飞机头等舱内,且飞机马上就抵达上海浦东机场。沈亦臻一下飞机,立即查看手机,果然在手机找到暴力人格崔皓月留下的一段录像。崔皓月称回上海的决定就是他做的,让沈亦臻好好做沈氏集团的董事长。

沈亦臻刚想订一张最快的回纽约的机票,却迎面撞上奶奶派来接机的人,他吓得转身就跑。上海某医院的精神科医生白欣欣来给哥哥白向荣接机,偏偏白向荣就躲在沈亦臻身后,被暴躁的白欣欣和拼命躲藏的白向荣抓住,三人陷入混乱的纠缠撕打中。白欣欣欲说出白向荣就是新锐作家马赛克,白向荣见状,死命地捂住白欣欣的嘴,高喊着他妹妹有精神病,携裹着白欣欣快步走出机场。沈亦臻被这奇葩兄妹的闹剧看花了眼,也因此错过了逃跑的最佳时机,被迫跟随回沈氏集团。

沈亦臻回到沈家大宅,不由想起沈家的一连串变故。先是1996年,沈氏集团董事长沈景洪与儿媳赵曼发生车祸意外身亡;接着长子沈淳接任董事长一职后,在家中发生火灾生死未卜,沈亦臻作为独孙被戏剧性救出,留学美国多年。外界纷传,沈氏集团的内幕扑朔迷离。沈亦臻看着近在咫尺的家门,终于鼓足勇气,踏出走进家门的第一步。

伯谦示意沈亦臻上楼去见董事长。与此同时,沈母和奶奶正在房间内谈论沈淳的事情,沈母责怪奶奶将沈淳藏了二十一年,奶奶则称沈母既没名分有没子嗣,没有资格在这里谈论沈淳。沈母立即反驳,称沈亦臻就是她儿子,而且是沈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。两人正在争论时,沈亦臻就出现在奶奶和沈母面前。

沈母看到沈亦臻非常高兴,各种嘘寒问暖,而奶奶王慧珍却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。吃饭时,王慧珍讽刺沈亦臻这些年长本事了,以沈氏集团董事长做为回国的条件,便告诫沈亦臻欲速则不达。沈亦臻明知道这一切都是暴力人格崔皓月干下的,却不能对奶奶明说。奶奶决定让沈亦臻去双城娱乐公司担任副总,好好锻炼一下,打打基础,沈母却反对沈亦臻去给沈栋杰当副手,奶奶则对沈母完全不理会,并安排沈亦臻下周就开始工作。

伯谦带沈亦臻去看他的新家,顺便问起他的打算。沈亦臻称崔皓月釜底抽薪,同奶奶把一切回国的条件都谈好了,他若想再回美国怕是难了。沈亦臻拜托伯谦帮他联系关闭康医生,这时,沈栋杰打来电话,约沈亦臻见面。伯谦认为沈栋杰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,势必会想尽办法抓住沈亦臻的弱点,便建议沈亦臻不要贸然去医院治疗。

关闭康主任带领医生查房,发现白欣欣负责的一位名叫许莉的病人,留下字条逃跑了。白欣欣急的不行,只好找哥哥白向荣帮忙。白向荣想通过手机定位找到许莉,结果发现许莉的手机就在病床下放着,让满怀希望的白欣欣失望不已。突然,许莉手机收到一条信息,白欣欣终于知道许莉去了哪里,立即赶往天堂人间酒吧。

沈栋杰为欢迎沈亦臻的走马上任,特邀双娱娱乐的精英骨干举办了一个大型派对。沈亦臻担心他突然人格分裂露出破绽,滴酒不沾,谨小慎微。当他看到双娱的新任艺术总监,也就是他的前女友苏婉妍时,不免回想起他和她在美国那次不太美妙的见面。

许莉搭讪沈亦臻,自称是精神科的医生,并将白欣欣的名片送给他。这时,白欣欣来到酒吧寻找许莉,被眼尖的许莉一眼看到。许莉哄骗沈亦臻,称白欣欣是从医院逃跑出来的病人,让沈亦臻千万拖住白欣欣。沈亦臻联想起白欣欣子在机场接机时的冒失行为,便相信了许莉的话,拦住白欣欣不让她离开。拉扯间,白欣欣不甚将沈亦臻推到,却因此激发出沈亦臻的暴力人格。沈亦臻跑到卫生间,拼命的压抑自己,甚至想吃药控制,可最终慢了一步,还是让崔皓月分裂了出来。

崔皓月稳定好情绪,正打算离开,却被卫生间一个正在化妆的老男人大呼小叫。崔皓月明显对老男人身上的铆钉皮衣更感兴趣,便将老男人一顿揍,抢了他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,潇洒地离去。沈栋杰看着崔皓月离去的背影,心生疑惑。

白欣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制服许莉,将她顺利送上救护车。白欣欣想到摔倒的沈亦臻,便决定回去看看他,却没想到碰上放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崔皓月。崔皓月拉着白欣欣的手,突然向她表白,这种霸道总裁的桥段,让白欣欣兴奋的差点陷入癫狂。

崔皓月对白欣欣一见钟情 沈亦臻对崔皓月行为崩溃

沈亦臻人格转换成崔皓月后从洗手间出来,碰巧遇见一个穿皮夹克正在画眼线的男人,男人骂他关门声扰乱自己画眼线,崔皓月生气,打伤了男人还抢走了他身上的皮夹克。崔皓月并不知道,那男人的皮夹克里有货,男人在崔皓月走后打电话通知了老大。

白欣欣把许莉送上车后,担心自己打伤的沈亦臻,遂转身去酒吧找他,却在门口碰到了崔皓月。白欣欣以为是沈亦臻忙不迭地向崔皓月道歉,却被崔皓月的霸气表白弄得脸红心跳。这时,一大群戴着头盔手持木棒骑着摩托车的人把两人团团围住,为首的正是那个被崔皓月抢了衣服的男人。

男人凶神恶煞的让崔皓月将衣服还给自己,崔皓月冷漠酷炫地走到白欣欣身前将她挡住。白欣欣想要上前打圆场,崔皓月却突然说道绝不可能,于是双方展开一场血腥暴力的单方面碾压战斗,战斗结束崔皓月依然酷酷地站在那里,而那群骑摩托的人都躺在地上哀嚎,白欣欣看着满身伤的崔皓月走向自己,惊讶又害怕。

崔皓月告诉白欣欣是她将自己叫出来的,白欣欣见他步步逼近不由心慌意乱,崔皓月邪魅的一系列动作引得围观群众起哄尖叫。白欣欣连忙说自己最讨厌面瘫男,暴力男这一类型,崔皓月表示无所谓,只要自己喜欢她就行。他让白欣欣陪自己玩一会,白欣欣不明所以,安全起见她趁哄骗崔皓月转身的时候逃跑了,不料崔皓月骑着摩托一路追到了医院。

到了医院,白欣欣见崔皓月头部流血,遂带他去包扎。包扎的时候崔皓月看见了白欣欣白大褂上的胸牌,发现她是精神科医生,他知道这是孽缘,但还是勇往直前。白欣欣被崔皓月的霸道举动撩得兴奋不已,在走廊遇见了刘医生,刘医生毫不留情的批评她将病人看丢的行为,还指责她这段时间都别想休息。一旁的崔皓月看见,他一把拉住刘医生单手掐住他的脖子,刘医生吓坏了,连忙让白欣欣赶紧跟崔皓月出去约会。

沈亦臻的手机响起,是常伯谦告诉他关必康医生找到了,就在普安医院。崔皓月冷笑,上门去找关必康。关必康正在办公室等沈亦臻,看到崔皓月进来,他热情地上前打招呼,但很快,他就发现眼前的人不是他等的沈亦臻。

崔皓月将关必康的办公室弄得乱七八糟,还把关必康捆绑起来,狠狠地给了他一棍。他让关必康转告沈亦臻不要妄想干涉,甚至消灭其它人格。否则他有办法让关必康想办法让沈亦臻永远沉睡。关必康拒绝,崔皓月拿起绳子勒住他的脖子,关必康反驳说沈亦臻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,崔皓月只是他大脑防御机制造出来的交替人格而已,崔皓月更加愤怒,他警告关必康不要再想着给沈亦臻做人格融合治疗,否则他就让莫晓俊自杀。

由于情绪太过激动,崔皓月又变回了沈亦臻。沈亦臻看见这一切,连忙放开了关必康。关必康告诉他身体里那个十七岁少年的人格叫做莫晓俊,而且他发现崔皓月变强了些,可能是他遇到了自己的初恋,所以他迫切想要除掉沈亦臻,成为这具身体所有人格的主人。

沈亦臻出了医院,看见正在门口等待约会的白欣欣,白欣欣叫住从她面前走过的沈亦臻,沈亦臻莫名奇妙,还以为眼前的白欣欣就是许莉说的精神病人。沈亦臻留下一堆安慰的话就匆匆离开了,白欣欣站在原地惊觉自己是被甩了。

沈亦臻以为崔皓月的初恋是苏婉妍,走出医院看到常伯谦的车停在外面,他匆匆开着常伯谦的车到了苏婉妍家,对苏婉妍说了一些试图解释的话,苏婉妍没当真,继续和沈栋杰喝红酒,沈亦臻只好落寞离开。

开车回家的时候,沈亦臻一直想着晚上的事情,忍不住情绪崩溃在车上哭了起来,他痛苦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发誓不管任何人只要敢碰自己在乎的人,他一定不会放过他,哪怕付出死亡的代价。

柒个我分集剧情介绍(1-34集大结局)

皮夹克主人绑白欣欣威胁沈亦臻 沈亦臻无意间召唤出朱长江

沈亦臻为了防备崔皓月再次出现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,他不仅在家里各个角落装了监控,还尽量保持着平稳的情绪。他拜托常伯谦帮自己找一位能守住秘密的主治医师,甚至决定不再逃避,他开始全面了解双城娱乐公司的情况,做好副总的职责。

白欣欣昨晚被甩的事传遍了医院,同事的议论让她很是气愤,一个护士送来她“前男友”的夹克,她气呼呼地扔进了垃圾桶,后来又想着它是意大利产的又捡了起来。回家的时候,白欣欣想将皮夹克拿去跳蚤市场换钱,不料白爸爸发现后竟然穿着不肯脱下来,她只好随便白爸爸了。白欣欣上楼叫白向荣吃饭,无意发现书柜后的墙上有什么东西,她好奇地去看,却被突然出现的白向荣制止了,原来,书柜后的墙上贴着沈亦臻的照片。

晚上,兄妹两人在草坪荡秋千闲聊,两人聊到多重人格,白欣欣瞬间想起了崔皓月,以及与崔皓月一模一样的沈亦臻,她不由自主问白向荣人格分裂真的那么有意思嘛?白向荣告诉她那只是一种伪装的自我防御意识。

常伯谦一大早来找沈亦臻,得知沈亦臻这几天情况很不错,常伯谦很是高兴,这样的话董事会就可以按照预期进行了。这天沈亦臻跟着奶奶去开董事会,两人在电梯碰到了堂叔和其儿子沈栋杰,两人寒暄几句,堂叔暗指沈亦臻泰国年轻,去双诚娱乐会不会不堪重任,奶奶却认为沈栋杰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,沈亦臻学习一会儿便没问题。

堂叔和奶奶之间火药味十足,沈栋杰也没闲着,他来到沈亦臻办公室宣示主权,毕竟他经营这家公司很长时间,而沈亦臻刚来就要与他一起竞选下一任董事长。

白欣欣在街边玩手机,一辆车在她身边停下,将她绑上了车。沈亦臻坐在办公室里接到白欣欣的电话,接起来后是个结巴男人,要求沈亦臻交出崔皓月之前抢的皮夹克,因为那夹克里有他们要的货。结巴男人告诉了沈亦臻必须交出夹克,否则他们要了白欣欣的命,接着告诉了地址后便挂了电话。董事会马上就要开始,但沈亦臻不想白欣欣收到伤害。情急之下,他让常伯谦打他来召唤出了崔皓月,无奈事与愿违,常伯谦的一拳没有叫出崔皓月,而是叫出了自由人格朱长江。

朱长江翻箱倒柜找出了他想要的衣服,常伯谦非常无奈,却阻止不了他。这时,绑匪的电话打来提醒时间,朱长江一听他们用个女人来威胁他,立刻准备去救出白欣欣。到了城东破旧仓库,朱长江身穿牛仔服,骑着骏马英姿飒爽地出现在众人面前,现场甚至还有特效营造出西部牛仔的风格,所有绑匪都惊呆了。这时,一个小丑扮相的人冲进来将一个行李箱递给朱长江,说是演出需要就将马牵走了,众人立刻开始嘲笑他是样子货。

常伯谦拿着一张纸条进了会议室递给沈亦臻奶奶,纸条上是常伯谦告诉奶奶沈亦臻暂时来不了的话,奶奶不慌不乱地解释沈亦臻路上出事去了医院,他的致辞调到董事会最后。

朱长江在现场逗逼耍帅,他掏出两把长管枪射出几十枚飞镖,然后又掏出两个自制炸弹,所有人都吓得站在原地。朱长江拿着炸弹对众人说教,这时结巴男人拿着木棒在他身后想要偷袭,朱长江一时不慎将炸弹掉在地上,大家吓得连忙趴在地上,却听到倒计时结束后没有传来爆炸声,而是“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”的录音,虚惊一场的众人冲上前将他通揍了一顿,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,朱长江身上的定位装置已经将信息传给了常伯谦,他正在快速开车向那里驶去。

白向荣穿着皮夹克拍了一张照发给白欣欣,绑匪看到后连忙让白欣欣跟她哥讲话,她急中生智夸奖白向荣小说第三章开头写得精彩,白向荣立刻察觉到异常,因为那段描写内容与白欣欣此刻情况相似。

沈亦臻救出白欣欣 白欣欣得知沈亦臻病情决定帮助

白向荣谎称等会儿和朋友在自家聚餐,其实报了警。绑匪老大留下结巴男子看守白欣欣和朱长江,自己带着其他人去了白欣欣家。

朱长江晕了过去,再次醒来时已经变回了沈亦臻,面对精神科医生白欣欣的质疑,他解释说自己喝醉或者太激动就会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。白欣欣将崔皓月对自己说的话对沈亦臻重复,追问他的名字,沈亦臻逃避说逃命要紧。

结巴男玩炸弹的时候不小心触发了真正的开关,但他以为那还是和先前一样的恶作剧就没在意。沈亦臻和白欣欣使计打晕了结巴男,准备逃出去的时候白欣欣却被结巴男拿刀威胁,原来结巴男时装晕。沈亦臻听到炸弹的计时声,威胁结巴男,结巴男虽然不信但还是因为胆小跑了。

炸弹最终爆炸,沈亦臻和白欣欣两人在最后一刻跑出了门捡回了命,白欣欣被炸晕了,沈亦臻只好把她用绳子绑自己身上,骑着摩托车离开了仓库。

与此同时,绑匪老大带着手下赶到白向荣家里,白家一堆人正围在一起吃火锅聚餐。老大进门就让白向荣赶紧滚出来好拿到夹克,白向荣拿着皮夹克不紧不慢的出来了,但下一秒就直接将夹克里面的毒品掏了出来,随即,一旁聚餐的人抓住了老大,原来,他们就是接到情报的警察。白向荣见绑匪们都被抓起来,连忙追问白欣欣的下落。

沈亦臻把白欣欣送进了医院,迷迷糊糊中白欣欣听见沈亦臻自责的道歉。白欣欣醒来后,白向荣欣喜上前关心,而沈亦臻早已离开去参加董事会。

董事会已经开完,堂叔正要宣布解散,沈亦臻西装革履的走进会议室。沈亦臻发表讲话时,左手上的伤口还在流血,沈栋杰坐他旁边,发现了他在流血。会议结束后,奶奶冲沈亦臻发脾气,指责他的迟到,告诫他在他父亲沈淳醒来坐上董事长位置之前,一定要替父亲看好沈氏集团。

沈亦臻回到家包扎伤口,常伯谦提醒他注意白欣欣可能会用今天的事威胁他,沈亦臻觉得白欣欣不是这种人。白欣欣出去买饮料,回来时发现病房里全是浪漫的气球,桌上还摆着鲜花和卡片。她以为是崔皓月的安排,心里惊喜万分。常伯谦去找关必康让他推荐一位秘密的医生来为沈亦臻治疗。这时,白欣欣穿着病号服进来找关必康,关必康告诉常伯谦白欣欣不是病人而是精神科工作三年的医生。常伯谦回去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沈亦臻,沈亦臻怀疑白欣欣事崔皓月专门找来对付自己的精神医生,于是立刻就要去找白欣欣。

白欣欣向关必康提到了沈亦臻,直到她提到崔皓月这三个字,关必康才惊觉原来白欣欣说的是沈亦臻,他决定让白欣欣来治疗沈亦臻,于是告诉了她更多关于沈亦臻的事。白欣欣回病房后回想关必康的话,这些年沈亦臻一直孤独的对抗其他人格,她很是心疼沈亦臻。

白欣欣又逮到了准备出逃的许莉,在追逐的过程中两人险些撞到沈亦臻的车,沈亦臻看着护士将许莉拖走,终于相信白欣欣才是医生。白欣欣看出他不是崔皓月,沈亦臻明白关必康应该是告诉了她。白欣欣追问沈亦臻的名字,沈亦臻告诉了她。

两人在医院门口聊天,医生护士们纷纷堵在门口看热闹。沈亦臻直言自己是有事情想要找白欣欣,却突然看到医院的人都在门口围观他们,沈亦臻莫名其妙,白欣欣告诉了他崔皓月跟自己的事,还请求他为自己澄清。两人专门跑到医院里专听八卦的范医生,朱护士,叶医生等人,在他们面前假装情侣秀恩爱。

柒个我分集剧情介绍(1-34集大结局)

沈亦臻出现共在意识 发现新人格星星

看到刘医生时,因为崔皓月掐过他的脖子,刘医生见着沈亦臻就跑,沈亦臻找到刘医生,真诚的鞠躬道歉,一直说着对不起。白欣欣看着这一幕,想起关必康的话,她又开始心疼沈亦臻。

沈亦臻询问白欣欣崔皓月有没有拜托过和精神科医生相关的事,白欣欣否认。如果不是因为医生而接近白欣欣,那么崔皓月接近她难道是因为之前见过?沈亦臻想不明白,却在这时突然听到了崔皓月的声音,沈亦臻惊慌起来,甚至临近人格的转换,沈亦臻强忍痛苦,要求白欣欣以后离自己远点。白欣欣急忙去拿药,回来时沈亦臻已经离开,她打电话给沈亦臻,说自己是朋友的关心,沈亦臻冷漠地说自己不需要朋友。

第二天,白欣欣接到常伯谦的电话,常伯谦告诉她从昨天开始他再也没联系到沈亦臻,常伯谦挂掉电话转身发现沈栋杰站在不远处,沈栋杰问沈亦臻怎么没来上班,常伯谦编了格借口打发了沈栋杰。

白欣欣找到关必康告诉他沈亦臻的状况,关必康认为沈亦臻很可能出现了共在意识,也就是在意识还没完全交替的情况时,他就出现了人格交替,如果不加以阻止,交替人格很可能会消灭主人格,但这种情况的出现,从某方面讲对人格融合也有一定的好处。

从办公室出来,白欣欣非常担心沈亦臻,她发信息鼓励沈亦臻要坚持下去,而此时的沈亦臻正做着一个迷幻的梦,梦里有各种各样的玩具。沈亦臻醒来后,发现自己在一个酒窖里,地板上用粉笔画着的一只小熊,还写着:I'm 星星,同时,他看见自己的手指全是粉笔灰。

出来后,沈亦臻联系了常伯谦告知他自己今天不回公司,常伯谦问他到底怎么了,沈亦臻艰难地说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危险,因为他亲眼目睹了其他人格的出现,甚至还出现了新的人格。关必康得知此事后非常重视,他让沈亦臻赶紧到医院来,沈亦臻担忧自己会疯掉,情绪越来越激动。

回到家沈亦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突然发现镜子了的人是崔皓月,崔皓月警告他不要妄图去找回那段失去的记忆,那是他不能承受的痛苦,也正是因为沈亦臻的懦弱,才需要崔皓月这样的人格来替他承受这种痛苦。沈亦臻心烦意乱,突然间又发现自己被困在了镜子里,而镜子外的身体被崔皓月控制。崔皓月他告诉沈亦臻,从今以后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他,也是他先找到的白欣欣。

白欣欣在医院里把手机备注从崔皓月改成了沈亦臻,突然收到沈亦臻的消息,说约她门口见面。白欣欣连忙赶去,却被崔皓月拉扯上了红色的跑车,一路风驰电掣,白欣欣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关必康,却被崔皓月扔出了窗外。另一边,知道白欣欣可能被崔皓月绑架,关必康想报警,常伯谦考虑到沈氏集团的名誉阻止了他。关必康很担心白欣欣,常伯谦解释说崔皓月没有对女性和小孩不利的前例。

车停下后,崔皓月让白欣欣选择,是要沈亦臻还是崔皓月,白欣欣说两人就是同一人,崔皓月很不满意这样的答案,威胁白欣欣只要她离开他就去死,而他死了沈亦臻也就死了。

崔皓月白欣欣焰火下初吻

崔皓月带着白欣欣来到了一家青年酒店,进房间后白欣欣发现别有洞天。崔皓月拉开门,一屋子的玩具引入眼帘,崔皓月还特得意的问她喜不喜欢,白欣欣不解,自己看起来有那么幼稚吗?但是她不敢惹怒崔皓月,强装自己喜欢,崔皓月既气愤又无语。其实他做这一切就是想要白欣欣在他和沈亦臻之间做出选择。

崔皓月又带白欣欣去了游乐场,还抢了一个小女孩的棉花糖送给白欣欣,小女孩被他弄哭,白欣欣指责他做事不考虑后果,每次都要沈亦臻来替他善后。崔皓月却说就因为如此他才会容忍沈亦臻,沈亦臻挣钱自己花钱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存。白欣欣见崔皓月情绪变得激动连忙道歉安抚,崔皓月严肃地告诫白欣欣,不要在和他一起的时候提起沈亦臻。

游乐园突然燃起了焰火,白欣欣很是高兴地看着,崔皓月见她喜欢自己也不自觉地微笑起来。崔皓月说自己早就知道白欣欣喜欢焰火,很早很早以前就想看。白欣欣猛然想起沈亦臻的问题,自己是不是和崔皓月之前认识?崔皓月磨棱两可的回答,白欣欣的注意力又被焰火吸引开了。崔皓月让白欣欣让沈亦臻沉睡,他想永远和白欣欣在一起,白欣欣为难地说自己做不到,崔皓月坚定地说自己会让她做到。说完他扳过白欣欣的脸拉近自己,吻了上去。

天上焰火纷繁,两人甜蜜亲吻,但是下一秒沈亦臻回到了身体,他窘迫地推开白欣欣,质问她为什么不听自己的劝远离自己,白欣欣不知所措,常伯谦等人冲上来把沈亦臻当成崔皓月按在地上,确定他是沈亦臻后放开了他,送走了白欣欣。

沈亦臻约见关必康,告诉他白欣欣就是崔皓月的初恋,根据以前的线索,他猜测白欣欣就是人格交替的开关,甚至,在他不知道的过去,某一个时间点上,崔皓月曾经见过白欣欣。关必康告诉沈亦臻,逃避不能解决办法,要想保护好身边的人,就应该坦白真相寻求谅解。

沈栋杰把可以投入开拍的剧本全部推倒,让沈亦臻重新审核。沈亦臻找他理论,沈栋杰声称自己还不了解沈亦臻,所以无法信任他,以至于交给他重要任务,沈亦臻无奈接受了他的说辞。回家的时候看见车上的玩具,常伯谦解释说是之前酒店里的一起拿回来了。

白欣欣坐在餐桌前准备吃饭,恍惚中看见了沈亦臻和崔皓月在对面坐着争风吃醋,白妈妈见白欣欣没有胃口,让白爸爸再去炖只鸭子,白向荣说父母偏心,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斗嘴场景,白欣欣心情又好了起来。

沈亦臻在家里翻看崔皓月给白欣欣准备的玩具,脑海里回想起和白欣欣接吻的画面,竟然发现自己开始心跳加速。突然,朱长江占据了沈亦臻的身体,他疯疯癫癫的找到自己喜欢的服装,开车到白欣欣家开的饭店准备去找酒喝。不料刚到门口,沈亦臻又回到了身体。

的财富和荣耀。适逢谢府德高望重的谢爷又欣逢六十花甲寿诞,远在南京的长子博瀚携妻儿,就读于安庆中学的三子博安携未婚妻雪芽儿同赴回春谷前来祝寿。

柒个我分集剧情介绍(1-34集大结局)

白欣欣强吻沈亦臻 沈亦臻遭崔皓月威胁

朱长江走到白欣欣家饭店门口时晕了过去,再次醒来时已是沈亦臻。沈亦臻看着自己身上的行头,无奈的回到车里换衣服。不远处白家兄妹两人买酒回来,看见沈亦臻的车在摇晃,还以为是车震,兴奋地跑过去,把沈亦臻吓了一跳。

白向荣看见沈亦臻,惊喜地喊了一声长江,原来,当初沈亦臻回国时飞机上坐着的陌生友好男人就是白向荣,而白向荣在随后的餐桌上,向大家讲述了自己看见的“长江”,在崔皓月以及朱长江,甚至最后的沈亦臻之间的变化很是搞笑,言谈中似乎没有联想到多重人格方面。

白爸爸要请沈亦臻喝酒,沈亦臻悄悄告诉白欣欣自己喝酒后会变成另一个人,于是白欣欣借口拿酒,将沈亦臻叫了出来。

两人来到地下室,白欣欣没有关门,而是用一根木头抵在门脚。白欣欣问沈亦臻是来找她还是她哥哥,沈亦臻解释是朱长江找来的,因为在飞机上白向荣邀请朱长江到白家来喝酒,白欣欣有些不快。沈亦臻想问些关于崔皓月的问题,他把木头拿开把门关上,白欣欣无奈地说门坏了,关上后只能从外面打开,地下室也没有信号,咱们在这儿等着吧。

等待过程中,白欣欣喝了点酒,渐渐有些微醺。她对着沈亦臻喊“臻臻”、“月月”,沈亦臻十分无奈,但他觉得白欣欣这样也有点可爱。白欣欣告诉沈亦臻,自己对地下室和火有莫名的恐惧,白向荣也是。沈亦臻看着白欣欣,问她是不是到现在还分不清自己和崔皓月,他可以帮她分清楚。沈亦臻越靠越近,两人快要吻上时,沈亦臻却又推开了她,白欣欣不满,大声问他为什么停下来,接着又压着沈亦臻准备强吻,就在这时,白向荣突然闯了进来。

沈亦臻离开时,白家父母热情地给他打包了很多菜,像是看女婿一样的看他。沈亦臻一离开,白家父母和白向荣立刻指责她作为女孩子太花痴,太不矜持。

沈亦臻堂叔夫妻在家里讨论沈家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,沈亦臻堂婶透露沈亦臻母亲卢月一直用这个秘密威胁着沈亦臻奶奶。沈澈也觉得当年的事另有隐情,赵曼这个女人是沈淳无法驾驭的,当年赵曼回国又是沈董事长亲自去接,据说她还带回来一个孩子。但那个孩子是男是女无人知晓,因为沈家大火后,沈亦臻奶奶遣散了所有仆人。

标签:
优优彩票网 福建快3走势 545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 极速赛车登陆 山东11选5走势 东方彩票计划群 北京极速赛车软件 左右棋牌 山东11选5计划